电影《野马》:野马和囚犯,一场相互慰藉、相互救赎的故事

《野马》是由法国、比利时制作的剧情片,由劳瑞·德·克莱蒙特-纳奈尔执导,马提亚斯·修奈尔、吉第安·艾朵等主演。该片于2019年3月15日在美国上映。

1,一匹马和一个男人

罗曼是最难管的犯人,他性格冷漠,暴力上瘾,浑身散发着生人勿近的气息。

其实,不只是生人,就连日夜陪着他的妻子,也没能脱逃他的暴力。

妻子受到的伤害,让他沉浸于在愧疚和愧疚中,这一愧疚,就愧疚了十二年。

其实,外在的伤害,是可以被原谅的,但是,来自至亲人的伤害,是永远都无法被原谅的。

因为这种损害除了身体上的伤害,还有心灵上的损害。它们如同一把把尖锐的刻刀,每每想起,都会在原本已经愈合了的伤口上重新划入鲜血来。

他深知这一点,所以他从未期盼过入狱的生活。为了避免悲剧再现,他不愿同人交流,不愿享有朋友,他将自己堵塞在狭小的内心世界中,十二余年的时光,他只有他自己。

此时,监狱外的美国正再次发生着一件大事。

人口过剩,资源贫乏,以往的生存空间难以满足人们正常的生活需要。对此,美国政府决定将发展重心移往到还未研发的西部地区。

那里是荒原,万匹野马在此生存。为了争夺战生存空间,人们开始驯服野马。

驯服的过程不是一帆风顺的,有些性格顽皮的野马无法被驯服,还经常出现伤人事件。政府想到了一个好法子,让监狱里的人来驯这些马。

这次,罗曼获得了一批马,他为它取名为马奇斯。

马奇斯天性刚烈,想驯服它,极为困难。

罗曼没想驯服他,他不太懂驯马的事情,他把马当宠物,当朋友。寂寞了十二年的罗曼,将自己的喜怒哀乐都给了马奇斯。

有些人是一座孤岛,外面的人进不去,他自己也出不去。在那几乎与世隔绝的十二年里,他看了太多的风景,可他唯独没有找到属于自己的风景。

直到马奇斯的到来,超越了这份空白。

于是,在美国西部的荒原上出现了这样的场景:一个叫罗曼的男人,和一匹叫马奇斯的野马,相依为伴。

2,返没法的男人和跑出不去的野马

罗曼样子变了,他好像有些快乐了,就连监狱都传出了好消息,他的女儿,来看望他了。

除了妻子,他和外在唯一需要被证明的联系就只有女儿。女儿的到来,就看起来在上帝在对他说:“你还没有被世人遗忘。”

罗曼满心欢喜的离去女儿,女儿却格外冷静地向他提交了一份协议。

是一份断绝父女关系的协议,女儿这次来的目的,是让罗曼在协议上签署。

忽然重燃来的期望就看起来黑暗中的蜡烛,在罗曼的内心中照亮一方天地。可那份冰冷的协议却是一阵飓风,它不但吹灭了蜡烛,还吹破了罗曼的心房。

他是孤孤单单的一个人了,外界不再有人和他有关系,他茕茕孑立,一无所有。

他再也回不了了。

极度的哀伤苏醒了他体内的暴力因素,他将这份怒气洒在了马奇斯身上。

暴力和暴力的冲撞肆无忌惮地发生在西部的荒原上,人和马都歇斯底里地反击着对方,最后,以罗曼差点被马奇斯踩死为结局收场。

马奇斯虽然耿直,却又极通人性。它看懂了罗曼那份影藏在暴力后的悲痛,它隐隐地明白,自己也和罗曼一样。

它是一匹要被驯服的马,它被控制在训练场中,永远都出不去了。

于是,永远都返没法的罗曼和永远都出不去的马奇斯和好了。他们的灵魂再次产生了回响,在孤苦的世间,互为安慰。

这份恳求转变了罗曼的生活,也改变了马奇斯的命运。

3,人和马永远都不被驯服

罗曼开始正视自我,他打开心扉,乞求和女儿见最后一面。正是这一面,他找出了女儿心中的恩怨,女儿也驱赶了他内心的痛苦。

最终,父女和解。

驯马日期截止,这些野马的结局只有两个:驯服顺利,称为拍卖物品,被人类圈养。或是驯服失败,失去价值,被判处死刑。

马奇斯很听罗曼的话,在罗曼的命令下,马奇斯通过了审核,沦为一匹被驯服成功的野马。

但是,当它被宣判顺利的时候,它就不再是一匹野马了。既然是野马,那又何来驯服一说道?

它似乎是回想起了远方的乡,又或是看透了这场审查的目的,它开始狂暴,它不顾罗曼的劝阻,不断地奔腾着,不断地绝望着,失控的它甚至伤到了罗曼。

很显然,这样的马,是不合格的,等候它的,只有丧生。

天空很大,大的让人显得很似乎。在那辽阔的西部荒原中,他曾独自折磨地生活了十二年,马奇斯的经常出现曾给了他恳求,给了他期望。

他的生命中,还缺少一种叫救赎的东西。

那一刻,没有人知道他在想什么,不见他义无反顾地打开了铁门,马奇斯冲了出去。

他杀掉了马奇斯,为此,他被判处延期获释。

但他不愧疚,因为,马奇斯冲出去的那一刻,他那残破致使的灵魂,终于获得了救赎。

他永远都不会被驯服,他渐渐学会了妥协,同生活,同女儿,同自己。

马奇斯永远不会被驯服,它驰骋在无人的荒原上,那里是它的。

《野马》这部电影没有通俗意义上的大制作,它更看起来一个纪录片,记录了罗曼的一段心路历程,记录了一匹野马的重获自由。虽然看起来样子平淡如水,但是如果仔细显然,就会被这其中的含义所感动。

写出在最后:对于罗曼对妻子的损害,不能原谅。马救赎了他,谁又来救赎他的妻子呢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