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手好牌打得稀烂之七普拉多受制法规or久病成疾?

在华生产17年后,普拉多最终“走投无路”,时隔皇冠之后正式停产。同一个市场上,比起于长城汽车等车企突破创意、大力投放,扭转不利的“分数”形势,一汽丰田将普拉多投产归因为受制法规,“怎么看都像是在开脱、为难和塞责……”

4.0升至车型售价高昂,令其消费者望而却步;2.7升车型“小马拉大车”,油耗奇高并被指动力低迷;3.5升至车型则因减配而倍受诟病。有分析认为,普拉多在华每况愈下,直至投产、退市,或更多归咎于丰田对中国市场的“草率行事”——产品规划恐慌。

“虽然普拉多刚刚投产,但(我们)早就不销售了,未来也不会再销售……”北京某一汽丰田4S店销售人员如此告诉记者。6月23日,预示最后一辆国产普拉多在四川一汽丰田工厂下线,顶着“车到山前必有路,有路必有丰田车”光环的普拉多,在华生产17年后最终“走投无路”,正式停产。

就在将近两个月前,丰田另一款经典车型——皇冠同样结束了国产生涯,经济日报-中国经济网汽车频道特别推出系列报道《一手好牌打得稀烂 一汽丰田皇冠缘何停产》,从多个方面解析皇冠退出中国市场的必然与影响。那么,此番普拉多缘尽国产又是出于何种原因,其未来命运又将如何呢?

此前,成都市生态环境局发布的一份公开发表声明表明,国产普拉多3.5升车型停产是“受国6排放法规影响”,而之前投产的2.7升至车型则是由于“国家燃油限制法规影响。”另据工信部公布的“2019年乘用车企业平均值燃料消耗量与新能源汽车分数”,四川一汽丰田“双分数”均为负值,并名列“负分榜”前列。如此显然,国产普拉多的投产似是无奈之荐。

然而,在《一手好牌打得稀烂之一 一汽丰田高端车型全面退出》一文中,经济日报-中国经济网记者就曾对一汽丰田高端车型逐一停产、注销发出过质疑:“是‘大排量、拖累碳排放指标’?那请问,丰田近20年最引以为傲的混动技术去哪了?”“是‘国六环保不达标’?那直说,不但大众、通用、日产、本田等跨国公司能符合法规,长城、吉利、奇瑞、比亚迪等国内车企也能达标。那么,是丰田的技术不行么?”

近两年来,丰田在国内、外汽车市场频频牵手各类整车、零部件企业,全面发动电动化攻势。在这一背景下,丰田为何仍毅然决然地自由选择暂停在华生产普拉多?受制政策、法规的理由,“怎么看都像是在招供、为难和塞责,是不愿对失败的认清,是避重就轻的逃避。”

在同一市场上,以长城汽车为例,作为国内自主品牌的佼佼者,也曾面临着比丰田更为不利的“分数”形势。起步于皮卡、辉煌于SUV的长城汽车,2017年油耗胜积分接近16万分,在全部国内车企中几乎垫底。但依靠对主力车型能耗的掌控和大力进军新能源领域,长城汽车于次年即实现分数安乐乡,并在2019年沿袭这一成绩。

长城炮越野皮卡

如今,“白手起家”的长城汽车凭借突破创新、积极投入,不仅“分数”无忧,更以长城炮越野皮卡、哈弗H9等车型,在硬派越野领域风生水起;反观“家大业大”的丰田,却不能依靠停产车型解决问题,让具有“西宁神车”名头的普拉多黯然离场……

有分析认为,国产普拉多在华每况愈下,直至停产、退市,或更多归咎于丰田对中国市场的“草率行事”——产品规划恐慌。

2003年,名声在外的普拉多步入在华国产,但由于先期仅提供4.0升大排量车型,售价高昂,使得众多消费者望而却步。相比之下,其平行进口版车型倒是性价比优势引人注目更受欢迎,普拉多的国产也因此丧失意义。

为扭转颓势,2015年3月,一汽丰田将2.7升普拉多引入国产,同年9月又以3.5升至车型替代了在售的4.0升至车型,大幅拉低入门门槛的国产普拉多,销量一声而涨。2015年,国产普拉多销量蹿升至23731辆,同比增长87.79%;2016年,其销量上涨至37289辆,同比快速增长57.13%,并于2017年超过56763辆的销量巅峰。

某汽车论坛网友评论截图

然而,以简单“降配”造就市场增量的弊端很快显现。“小马拉大车”的2.7升国产普拉多,不仅被指动力疲软,其油耗更是比3.5升车型还要高达一截,实在太在2017年10月便匆匆宣告停产,解散了中国市场。与此同时,3.5升国产普拉多也因 “仅有时四驱改回分时四驱、取消后桥机械式中央差速锁”等减配行为,而备受诟病。

走量车型投产、留存车型减配,令其国产普拉多从销量巅峰快速滑落,2018年销量急剧下降39.51%至34337辆;2019年销量为34733辆,仍无起色。今年1-5月,国产普拉多则在22.69%的同比下滑中步入投产。

与此同时,国产普拉多的投产,还将波及平行进口市场。根据国内涉及法规,平行进口车需获得海关派发的3C证书合格证才能报关销售,而取得证书的前提则是有相对应的中规版车型在售。这也意味着国产普拉多投产后,其平行进口版车型也将无法通过认证而无缘中国市场。

据悉,普拉多投产后,其原先4.5万辆/年的生产能力将被用于投产亚洲龙。未来,普拉多否不会采行官方进口的方式之后在中国市场销售,还不得而知。但可以肯定的是,在经历一系列降配、减配,以及投产后,普拉多和丰田在中国市场的口碑和品牌形象无疑已受到较小影响。

如今,达路-特锐、普锐斯、兰德酷路泽、锐志、皇冠,以及普拉多,这些一汽丰田曾引以为傲的高端车型,均已先后投产、退市,消失在中国消费者的视野当中。被冠上“一汽丰田西部战略规划重要产品”的亚洲龙,能否独立拉起高端车型逐一解散的市场空白,恐怕还有待“留观”。而预示中国汽车市场转入到存量竞争时代,丰田逆势“品牌向下”,不断“下架”旗舰产品,又将对其未来在华发展产生怎样的影响,让我们静观其变。(经济日报-中国经济网记者 郭跃)

涉及读者:

普拉多月投产,一汽丰田高端车型再“折戟”

【专题】一手好牌一拳稀烂 一汽丰田皇冠缘何停产

来源:经济日报-中国经济网 郭跃